×
...
×
赛区 ×
联系组委会:010-81058152 联系网站:028-86115461
  zwdsgw@163.com   随时欢迎您的来信咨询!
登录/注册

组别 班级 姓名 指导老师 赛区
高中组 四川省-南充市-嘉陵区-四川省南充高级中学高2017级19班0 李凤潇 黄晓燕 四川
时间:2019-11-10 点击量:1174 推荐量:0 评论数:
				

掌中镜

掌中镜

我走进省图书馆时,老板正翻阅着本《老子》,头也不抬道:“地铁遇上熊孩子的心情可以理解,来学习一下道家思想,比患者心态好是心理分析者的第一素养。”

说的没错,我好奇但并不意外,现在不是把‘为什么’放在小事上的时间,我直奔主题:“离见面时间还有十分钟,我们应该过去了。”

应患者的要求,我们把见面地点约在省图书馆对面的星巴克。但老板富有踩点精神,完全不打算抢占先机,“看过这两段再说。”

我接过书,不尚贤,使民不争;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为盗;不见可欲,使心不乱.是以圣人之治,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常使民无知无欲.使夫智者不敢为也.为无为,则无不治.顿感不妙:“老板您思想有点危险啊,这算是愚民政策吧。”

老板不以为然:“过度解读,想太多的永远缺人。”我凭直觉问,这就是今天的问题?“嗯。”老板合上书,眼神指向对街的一个女人,她似乎在犹豫要不要进去,“走,落座后再打电话。”

患者果然是她,我简单地向她作了介绍,期间老板翻看菜单,点了两杯相同的,然后微笑着问她来点什么,几乎是脱口而出:“随便。”然后眼睛接触到我的视线,语速放缓了不少:“那……和你们一样吧。”

老板似乎并不在意这个小变化,修长的双手平放桌面:“现在是蓉城时间04:25,能跟我们讲讲你的事吗?”蓉城时间04:25,按北京时间算,大概是学校第三节课下课。

迅速低头看腕表,然后说:“我读大学,在本地,大二了,晚上经常睡不好,有段时间了。会做梦,好多天都这样,梦见一些……”她咬紧唇,低头看老板的手。

正说到关键呢,怎么停了?我向老板投以问询的目光,却没回应。

老板:“一些熟悉的东西吗?”

说:“是的。心理学说,梦是现实的倒影。很多事情在梦里就会变得好奇怪。我,我看见我的手,每个手上都长着许多眼睛,像一块块碎镜子,映出无数个我。她们在对我说话,有的说我该这么做,有的说我不该。还有,有的事,我明明没做,却在梦中成了那个样子。”

她又低下头去看老板的手。

老板:“更好还是更坏?”左手微拢,指节弧度柔和而优雅。右手放下桌面,又迅速平放回来。

“都有。社里那个学长真的只跟我说了一句话,但其女生就起哄,说我们耍朋友;还有那巧克力,我不知道该不该接,不接太作,但我接了会不会认为我对有意思;还有同寝室的打电话总是看着我出去,我总感觉日记被翻过,但是我,我又不敢确定。每天都这样,我好累,但我又不能不想。你说我是不是想多了,我到底该想不?告诉我,我到底要多想点还是少想点……”。说着说着,突然开始抽咽,情绪一下子宣泄出来。我想递过几张面巾纸,老板却挥手阻止我,这是到现在来做的唯一明确的手势。

他从上看着患者:“你愿意相信自己。”用的是陈述句,这是一种强化的引导思维。

无助地点头,眼神困惑。

老板:“坐在这里的人才是现实中的你。梦中的你其实是对周围人的映射,们或许有你的因素,但都不是完整的你。完整的你会有许多想法,任何人都这样。生活就像一面镜子,大家站在镜前,辨认着镜中的。哪个人才是自己,”他翻过右手,掌心躺着一枚圆镜“我们与镜中的自己,可望却不可及。联通二者的路是想象,没有想象,认识不清,想象过多,形状扭曲。”然后把面巾纸递给接过,红着眼圈说,我想去补个妆。

去卫生间补妆,我:的问题原来是想多还是想少好啊。总体叙述没问题,逻辑上过得去,细节不好说。应该提前查过心理咨询资料,而且那么频繁的看你手,可能对肢体语言做了功课。

老板:“没全撒谎。但按自己的意愿夸张或是美化了现实。可能是你们女人的反向机制本能性开启,诱导潜意识作出保护自己前提下的描述。我该说的已经说完了,接下来就是你们之间的事了,什么女人与女人大学生间共同话题之类的。

我:“老板你的注意力能不能从抹茶拿铁上分出一点?”

老板:“你可以想。”

接下来,我跟随便聊了一些,听听的想法,在她把谈话引向辩论之前,老板终于似笑非笑的开口道:“想象是女同胞们的优势,而女性的平均寿命总是较长。”

终于抬起头,露出一个小时以来第一次抹自信的微笑:“时间到了吗,谢谢你们。”

我感觉今天这个案例很有意思,切合当下社会一种普遍的思维困扰,回诊所路上就稍作诱导,老板果然长篇大论,引用大量历史事例,得出“没有想象力容易被控制,想象力太多更容易被控制,人真是不自我折腾就过不去故曰见素抱朴,少思寡欲,绝学无忧”的结论。

我心说又一本正经的胡诌呢,就问“刚才对付抹茶时你在想什么?”

“想象我是青藤门下走狗。”

“我更信你在想如何利用工作休假。”

老板:“你的臆断也不是完全错误。人心都得休假,我在《灵魂疗养院》里提到过。

“你去年投给文星的那篇儿童幻想读物?”我察觉到打算转移话题的意图“不过说幻想丰富还真是古人厉害,比如说们解释‘老’字。汉代人就认为老鼠是千年鼠仙成精变的蝙蝠,长寿多智,多到强大就令人恐怖了,贵州那边有人喊蛇作老蛇,虎是老虎。所以想象一下老板,老子的‘老’是什么意思。”

老板叹口气:“想象有时是面对现实的倔强。所以你想象出地铁晚高峰模样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