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赛区 ×
联系组委会:010-81058152 联系网站:028-86115461
  zwdsgw@163.com   随时欢迎您的来信咨询!
登录/注册

组别 班级 姓名 指导老师 赛区
高中组 四川省-广安市-邻水县-四川省邻水中学高2021届15班0 冯梓豪 蒲静薇 四川
时间:2019-11-16 点击量:654 推荐量:0 评论数:
				

殉道者

“Human must remain loyal the arbitration of the statistic.”

——Lucifer


     黑暗蠕动,不时翻腾些纵逝的白色闪电,密密麻麻,延伸出无数支系,拼凑出狰狞的符号与数字。一个个,一串串,迅速聚集,状如蛛网!它们张牙舞爪地扑来,近了,近了,越发庞大了,最后碎成刺眼的白光。破碎之后,迎面又是瘆人的绿色,残忍的红色,来势汹汹,无数破碎支离的代码涌入,密集!压抑!疯狂的尖叫刺激着。人群!他们眼神混浊,行动麻木,好像在接受着什么指令。一个半机械人用冰冷而麻木的语调说:“人类终将臣服——”天旋地转,啊啊啊啊啊——

     冷汗涔涔!

     路西法,智人首领 ,昨天他用他死鱼般的金属眼审视着阿摩司,令他不寒而栗。他到底是人还是计算机,半机械的躯体,超算的大脑,他就是智人的神。阿摩司确信,路法西所察觉的肯陶尔,就是他,他太过可疑了。他三年前冒充智人潜伏智数联邦,唯一可查的只有一堆伪造数据,智人的数据伪造在原生人阵营属于战略性尖端技术,只被殉道者组织掌握。智人是数据至上的,他们所有的感知都来自数据。不,智人已经放弃了感知,相比人脑,他们更信奉计算机的数据,所以他才被深信不疑。可路法西对他的怀疑,不像是对数据真实与否的察觉,倒像是一种——直觉。

他用干扰波侵入阿摩司大脑里的芯片,芯片是阿摩司为潜伏任务植入的。阿摩司当时已经准备好摧毁处理器了,那时便可以销毁他在这里获取的所有情报和他的研究成果。可以说,阿摩司对智人深层次的研究成果,对原生人阵营的意义非凡,可能会直接决定智人与原生人战争的走向。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但他只是对着阿摩司机械地笑笑。撤。阿摩司当即立下:“恭送路西法智首。”他无法知道,为何路西法要放他离开,他也无法忘记他临走时路西法似看待猎物般戏谑的笑。

     颤抖的感知,迷离的幻觉。阿摩司瞪大双眼,眼前却是熟悉的房间,外部通明的灯光照射进来,额头布满汗珠,他清晰地听到他粗重的喘息声和“咚咚”的心跳声。他摸向脖子上的那个项链,这是“殉道者”组织的超械——转子。转子是一种新材料,极其坚固耐用,耐火耐水防高压,而且只在低温特殊气体作用下才进行反应。且转子所构建的通讯网络也是极其保密,无法破译。而这个项链在接入阿摩司大脑里芯片的连接后,也被用来通讯,但它还有无限的可能。

    “殉道者阿摩司,智数纪157年,公元2176年11月9日凌晨三点,身体机能良好,即刻启动回程计划,请求组织接应。人类永存,阿摩司。”

   “殉道者阿摩司,我们已经接受你的申请,组织立即安排接应。请随时接收组织信息。”结束了,这里的一切。再见,冷漠的智人。阿摩司松开项链,起身下床,走到阳台,看着灯火通明的城市夜景。

      这是智数联邦的首都林勃,正如智人日夜鼓吹的数据流极速终端处理器一样,林勃就是一个超算,处理来自全联邦的各种数据,大到地形地质路况,小到伦巴第亚智首的生物机能状况。极速的数据处理器赋予他们极速的生产力,一栋高楼建好只需一个月,因为终端处理器拥有最快最优算法。阿摩司不得不承认数据化带来的极速生产力,可若计算机和数据能取代人来做决策,那么人类将来只能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

呵呵,智人,终究只是数据流的尘埃,一旦智人研发出了更高级别的计算机,而计算机的算法会越加迅速。随着计算机自我进化,而智人的大脑处理跟不上计算机的处理效率,最后只会从研发者一步步沦为处理器,芯片,甚至亟待淘汰的数据。只是,自掘坟墓罢了,阿摩司想。

      他脑电波驱动数据连接,屋里的摆件还是在智能家具的控制下复原,阿摩司的行囊也被打包完毕。阳台处,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菱形穿梭舱,可容纳一人,能屏蔽数据采集器的监控。在智人的世界,人们都放弃了眼睛的基本作用了。

    “殉道者,你只需坐上这个返回舱,只要不出意外,你就可以平安返回。”不出意外,安全返回?我把性命寄托给这个返回舱?猜疑一闪而过,他一向是组织的指令为使命。阿摩司迅速坐进穿梭舱,穿梭舱缓缓加速驶动。

凌晨四点,林勃的巨大数据采集系统停止休眠状态,开始运行,各种树木,人群,道路,也开始运行。奇怪的是,阿摩司竟然畅通无阻,他看着窗外一个个冷漠的身影,不禁叹息,果真是无情的数据流。它要求人类抛弃主观体验,把体验转化为数据传送到更高级的处理器上,再从中获得更明智的决策。若是将人类的命运交付给冰冷的算法,人类终究万劫不复。

     算法?智人鼓吹人本就是一种算法,所以当他们融入大数据洪流时,人的情感和理性也被智人抛弃了,他们才是无情的肯陶尔!阿摩司用手狠狠捏了捏项链,里面已经存了他在智数联邦获取的一切情报和研究成果,如果带回,将会对原生人研究智人的进展更近一步。“人类永存。”阿摩司摸着胸膛的项链。

     穿梭舱飞速行驶中,眼前的景色逐渐变得一片茫茫。“进入边境了吗?”边境之地不在智人和原生人管辖内,但是泾渭分明的是一道道警戒线——能瞬间爆炸的电磁网。阿摩司紧张起来,传闻,多少殉道者都是在边境之地葬身,阿摩司感觉舱内温度急剧上升。

     “糟糕!”阿摩司在狭小的舱内紧张地盯着外面。窗外弥漫着是炽热的火焰,舱内温度依旧在上升,舱壁竟然有了裂缝!遭了!为什么这种返回舱还在投入使用?阿摩司感觉穿梭舱在变小,是的,在变小,可以说是周围被挤压而变形而出现裂缝。出口呢!阿摩司紧咬牙关,这个时候一定不能破舱而出,外面空气会把他撕成碎片的。阿摩司拿起道转:“殉道者阿摩司,遇到电磁急流,请求支援。”阿摩司突然想起,前几位销声匿迹的殉道者,他么也是如此牺牲的吗?为何殉道者组织没有采取预防措施?

     怎么办?不能等死,还有资料要送回去给殉主。殉主难道不知道我的情况吗?为什么无人应答?还好我把资料是存在转子里,如果我死了,转子应该不会损坏……对了——

    转子!

     阿摩司当即按下项链,意念驱动,项链迅速延伸成暗黑色的铠甲把他包裹。穿梭舱翻转起来,阿摩司感到一阵恶心,意识开始模糊……不能晕!他用力咬住下唇刺激自己,穿梭舱前翻后滚,不时遭受重击。阿摩司也受到冲击,胸口像被一只野牛顶起,肩膀像被巨猿劈砍,四肢像是被四匹野马撕扯。“坚持!”穿梭舱又迅速震动起来,四壁变得火红,空气不断轰鸣,冲击越加强大。

     崩——穿梭舱粉身碎骨,撞出一个大坑,正中心露出一个疲软的躯体,转子还原成项链,阿摩司残留虚弱的呼吸。

意识模糊中他看到一个黑衣人来到坑边,手里对着一个黑色物件。

     “你是谁?”阿摩司嘶哑着虚弱的声音问道。

   “殉主。”

    砰——

    项链被扯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