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赛区 ×
联系组委会:010-81058152 联系网站:028-86115461
  zwdsgw@163.com   随时欢迎您的来信咨询!
登录/注册

组别 班级 姓名 指导老师 赛区
初中组 四川省-广元市-利州区-广元市川师大万达中学八年级14班0 胡佳怡 李林芝 四川
时间:2019-11-17 点击量:549 推荐量:0 评论数:
				

我在未来等你

      带着凉意的风,肆意地从每个角落刮过,今天,似乎与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

        街上人烟稀少,只有几个从我身边匆匆而过,大家似乎都赶着回家吃饭,不禁地,我也加快了脚步。

         嘭-

         “啊,对,对不起。”女孩的声音有丝慌张,大概是不好意思,白净的小脸上微微有些绯红。

         “没事。”我笑着道,蹲下帮她捡起了散落的东西,递给她,“下次小心点”。

        她愣了愣,好一会儿才接过,“哦好,谢谢。”

         “不谢”,说完我便准备走了,外面的风吹得实在有些冷。

         “诶,你等一下”女孩急忙地拉住了我的衣服,“这个给你。”

         她伸出手,像是怕我不接,直接塞在我的怀里,“就当做赔礼吧,拿好了,我还有急事先走了,有缘再见。”说完,她逃似的跑了。

         我咂咂舌,无奈的看着手中黄色带着几只小猫的笔记本,“这人真奇怪。”

           ......

         回到家,我换好鞋,整个人都窝在软软的沙发上,空调的热风吹来和着饭菜的香气,让我暖和了不少,“啊,还是家好啊。”我感叹到。

        “回来了,就快去洗手,马上准备吃饭了。”妈妈的声音在厨房响起。

        这时爸爸从书房出来,“别听你妈的,她的‘马上’还早着呢”。

       “嘿,你非要跟我唱反调是吧。”妈妈穿着围裙从厨房杀出来。

       “谁理你了,我跟女儿说呢,再说了你的速度我们谁还不清楚”爸爸说着边冲我使眼色,“你说是不,小胡。”

         我看着他,装作思考了一翻,正色道:“爸爸所言极是。”

       “好啊,你们俩都欺负我。”妈妈佯装生气,只是眼里的笑意好似快要溢出来了,“快点,这回是真的,再不来没饭吃。”  

        我和爸爸在她的“淫威”之下,不得不投降,到厨房一看,竟然然是真,不觉称奇。

        吃完饭,我和爸妈聊了一会儿,不过大多数时间都是我在看他们拌嘴,觉得无聊了,打个招呼便回了房间。

        玩了会儿手机,腻了,翻开了那个女孩给的笔记本。

         里面空空如也,连人的名字都没有,“看样子是新的”,我嘀咕道:“也是,常人怎么可能把写过的笔记本给陌生人。”

        正当我打算合上的时候,发现有个角好像是被折了起来,强迫症驱使我去把它捋好,翻开那一页,金色的光芒亮起,好似要把我整个人照亮,我眼前一黑,没了意识。

         我是被热醒的,迅速睁开眼,只见眼前-气浪挟着火星扑面而来,碎石在爆炸中燃烧迸溅。承重墙撑不住了,新一轮坍塌自远而近,烈焰中残垣断壁像暴雨一样从头顶坠落,一男一女正在这其中对打着。

      “诶,你们说谁能赢啊。”

      “这谁知道啊,为了东边那个城,11区和12区的人都疯了。”

       “就是他们都打了三轮了。”

       “看样子还要打很久啊,我们散了吧,我觉得防护罩可能快撑不住了,好热呀。”

         “我也觉得......”

           ......

        “还不走”,声音的主人似乎是在叫我,不过这声却有那么丝熟悉,“啪-”一颗爆米花砸下来,“发什么呆,我在这边。”

         我朝爆米花扔过来的方向看去-一位二十左右少女,头发齐肩,前面的刘海微微有些翘着,正吃着爆米花,看起来兴致缺缺。

        她朝我走了过来,似是有些的不耐,抓起我的手就走,我挣扎了好几次,但到底是小孩子,力气比不过她,觉着她不像是坏人,便放弃了抵抗。

        她把我拉着走进了一栋公寓,坐上电梯,直到到了一道门前,才松开我。

        “开门”,少女的声音再度响起。

       “身份确认中,确认成功。”冷冷的机械音冒出,我一个激灵,少女好像发现了,淡淡的看了我一眼。

       “咔哒-”,门开了,她又拉着我进了屋,“门口有拖鞋。”

        “哦,谢谢”

         当我换好鞋时,她又窝在了沙发上看书,这屋子布置的比较简单,但却很温馨,外面的和风吹起了蓝色小碎花的窗帘,到有些岁月静好的意味。

       “你,到底是谁?”

       “我?我是你,未来的你。”少女还在专心的看书,淡淡的回答了一句。

        不同少女的平淡,我惊讶级了,“你是我?这,你......”

       “你与我完全不同?嗯,想来也是,毕竟我都九十多岁了。”少女终于肯抬起头,她淡淡的笑着。

       “你九十多岁了!我......”

       “我什么我,人类研制出了基因改造,现在一百岁才成年呢。”

        基因改造,一百岁成年?!我心中有丝惊讶,但又想到这是未来,便了然了,想来爸妈也应还在。

        “又在发呆,快去把沙发上的衣服换上,一会儿要带着你出门,你想穿着毛衣热死吗?”

        我经她一提,才感觉到热,便拿起衣服换了,又跟着她出了门。

      “你要去干嘛?”我问道。

      “去上学。”少女一如既往平淡道。

      “上学!?你还在上学?”

      “我说了我还未成年,要学的东西可多着呢,还有你不要再问了。”少女脸上又显出不耐的神色。

       我见她快生气了,便识相的闭了嘴。安静了一会儿,又是闲不住了,“你看到我就不惊讶吗?”

       少女突然停下,我以为她是生气了,“这是最后一个问题了,真的!”

       她斜着瞟了我一眼,道:“我们到了”接着又顿了顿,“经常会有这种事发生,没什么好惊讶的。

      她这样习以为常,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好闭上了嘴。 

      进入学校,不似现在的热闹,整个校园安静的过分。她带着我去了一栋楼,进了间教室,不过教室里画面却令我呼吸一滞。

      里面的每个人都带着一个头盔趴在桌上,“这是全息头盔,我进去把作业做了,你等会儿。”少女走到一个位置前,拿起了一定银色的头盔,“很快的,你不要乱走动。”

      我耸耸肩,心想我人生地不熟,会乱走什么,接着便在教室里闲逛起来,这跟现在教室不同的是没有黑板讲桌,整个教室大了不少。

      “这笔还挺好看的”我从少女的桌上拿起了一支笔。

       “走了”少女的眼睁开了,拿下头盔,正看着我,“喜欢?那送给你了。”

        “啊,你这么快!”我有种偷东西被抓包的感觉,连忙打着哈哈道:“不用了不用了,我就看看。”

     “不要,那就走吧”少女率先出了门,我连忙跟在她身后。

        “我们接下来去哪儿?”我看着她问道。

     只是她没理我,我撇撇嘴,“就是这儿”少女开了口。

      我看着眼前的景色-夕阳快落山了,在天边渲染出一片橘红,朵朵的云在天上飘着,只是美中不足,天有些灰蒙蒙的。

       “很好看吧”少女在湖边坐了下来。    

        “嗯,只是天不是很蓝”我在少女身边坐下。

        “你似乎并不不怕回不去?”少女捡起了一粒石子扔向了水中,荡起几片波纹。

       “未来这么多高科技,我还怕回不去?”我反问她。

       她倒是突然笑起来,“你说倒也是。”

       我没说话,默默看着西边的斜阳,空气诡异的沉默了好一会。

       “你知道吗”少女突然又开口,“现在其实是深秋了。”

        我转头看着她,还没问,她便又说了起来,“很奇怪吧,人类文明要高速发展,总要付出一定代价的,各区抢领地战争,蓝天没了,气温也变暖,就连今天的天气也极是罕见的,人们也由最开始的恐慌到习以为常”,她顿了顿,又道:“可是我,不喜欢。”

      “但你,不是也正在享受这些带来的便利?”她被我问的哑口无言。

       “就像是你说的,有得必有失,它们是相互的,与其讨厌失去,不如想着怎么解决。”

       少女短暂愣了神,随即一笑,那笑意打心里出来,让人感觉暖暖的,“看来,之前是小瞧你了啊,‘过去的我’。”她接着拿起旁边的一个包,拿出了一个黄色的笔记本,“很熟悉,对吗?”

       我看着少女翻开它,里面内容写的不多,多数是日记。

       “你知道的,我很懒,这么多年过去了,也只写了一点”她笑笑,“来吧,手放在上面,我送你回去。”

       “回去?你能送我回去?”我有些吃惊,但手还是放在了上面,熟悉的金光一闪,我急忙道:“再见了,‘未来的我’。”

      她笑笑,嘴巴一张一合,说着什么,我离她那样近,却怎么也听不见,接着便是眼前一黑。

       “你在说什么!”我从书桌上惊醒,看着眼前熟悉的景物,秋风徐徐吹来,拍在我脸上,我清醒了一下,“原来是梦啊。”

        我看着桌上的笔记本,那被折角的一页,正翻开着,只有一行清隽的字:

        我在未来等你。

        我看了许久,眼睛都有些发酸了,随即笑起翻开第一页,拿起笔,开始写到:

        2019年11月16日,阴

        今天......

        秋天的夜空似乎格外的清冷,只有朦胧的月色和零落的星辰,入夜的风很凉,小屋房间的灯亮了很久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