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赛区 ×
联系组委会:010-81058152 联系网站:028-86115461
  zwdsgw@163.com   随时欢迎您的来信咨询!
登录/注册

组别 班级 姓名 指导老师 赛区
高中组 四川省-德阳市-旌阳区-德阳三中六班0 吴乐 徐利琼 四川
时间:2019-11-17 点击量:342 推荐量:0 评论数:
				

隐士母亲

       这是悲怆的末路,常人所寻觅不见的痛苦。

        啊,朋友在这儿请不要留恋唱诗班的歌声。

         “过了此处便是悲伤之城。”

        至于先生,你大可叫我“犹大”。如果你尚且对我的故事饶有兴趣,且听我慢慢道来。

        是这样的,这是我的家,我称其为“无间地狱”。恐怕这样的称呼会使你毛骨悚然,但请您不要恓惶,我不过是在吹嘘我的不韪罢了。

        在这里啊,群山逶迤、山峦迭起的壮景恐怕你是见不到的,倒是菁菁杂草尚能瞥见几簇。哦,对了,这有一条河,说起来这条浊流,如若在中原应该算是长江,在美利坚应该算是密西西比河,在德意志应该算是多瑙河。唔,我可能言重了,不过她一定配得上“母亲”二字。在我母亲构筑的隐秘的失乐园里,我尚可浑浑噩噩苟且度日。

         在无人遮挡阳光的清晨,我会悄然从“墓穴”中醒来,被人类鄙夷的异乡人正踽踽而行,今早即使是怙恶不悛的恶魔也要怀抱着饱满的生活欲努力的活下去。

        我把那烧却殆尽的秸秆勉强编成椅垫,将人子的毛发织成各种洗漱用具,恶魔需要整理仪容,我会以最佳的状态沐浴阳光。

        于此,母亲的双手虽沾满了污秽,可唯有她带来的文明遗物才使这灰色地带焕发生机。

        而我只不过怠惰的横躺在废弃泡沫堆砌成的沙发上无所事事的思忖一些不着边际的问题,当自己厌恶了自己丧病的想入非非后,便随意抓起一旁的书翻看起来。

        ——夏目老师当真认为人是这样的吗?

        我悻悻的合上了那本不知何时得来的已是疮痍不堪的《心》,那狰狞的面孔要是叫人见着定会落荒而逃的。

        ——简直糟糕透了,忸怩作态的人类。人类哪是需要什么“狐疑”、“野心家”来加以粉饰的生物。那充斥着铜臭味的利己之心。啊,我简直快说不下去了,是想撕裂胸口好好端详自己心脏的冲动。唔,他们哪管那玩意儿与什么道德的冲突,分明就是缓和放平心态的借口罢了!是啊,本来就是想机械的活才得说出这样的话吧……

        我一时语塞,想要拭泪,泪却早已流干。

        这些从人类修筑起那高调的人性准则后就已然注定,至此人类便从未停留丑恶的贬低。

        朋友,还是恳请您聆听这份告白,我也曾是人类的一员啊,只是人类的骄奢颓靡葬送了我啊。是啊,我的孤高,哦不,孤低。也终究不过是沦为了笑柄罢了。

        正因如此,我和我的母亲也就沦为了异类。

        可是朋友,我的得失实则已无大碍,可是,他们却一再玷污我那胸怀隐士之心的母亲啊。

        对啊,她撑起了极黑的桃花源,它象征着极恶的伊甸园啊。唔,我真讨厌我自己,竟把儒者和基督徒混为一谈,罢了,这些都不关紧要了。不过徒有他们愈发强大,我的母亲不过是愈发浑浊。

        啊,朋友,请回应这份屈辱的告白吧,人类只是一帮自我意识过剩的可憎恶徒罢了,他们只知索取,从未考虑过回报。

        这条阒寂无声的河啊!她可从未抱怨不公,唉声叹气。可惜人类为什么依旧诟病她那肮脏的身躯。这是诋毁!这是诽谤!这是亵渎!这一切难道不是拜他们所赐吗?

        ……

        唔,抱歉,我言语过激了,我既然不喜欢那一副做派,自然就不愿做他们的同僚。

        什么?这样的说法太搞笑做作了,哪里的话。打个比方,换作是人类,你会在那战地黄花凋零后高唱歌颂和平的赞歌吗?怎么可能嘛,至少我从未见过,待到那种时候人早就懈怠的沉醉在酒池肉林里了。

        唔,行了,还是让我们深吸一口恶臭的空气吧,晚风已然吹拂,我这无力的一天也便要悄然迈向终末了,剩下的终曲也不过是我遭受蹂躏、揶揄后只身踯躅,最后只能藏匿在角落无声的恸哭。

        什么?你觉得奇怪?你问我住在何处?

        啊,那个地方,只要人类文明尚未消亡殆尽,就会一直存在,我那母亲也绝不会干涸。什么?你半信半疑,完全没有必要。

        因为那不过是一条下水道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