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赛区 ×
联系组委会:010-81058152 联系网站:
  zwdsgw@163.com   随时欢迎您的来信咨询!
登录/注册

组别 班级 姓名 指导老师 赛区
初中组 0 许颜 李顺涛 山东
时间:2021-08-09 点击量:6154 推荐量:0 评论数:
				

关于时光的想象

耀眼的阳光照亮了山间与街道,皓月在幕后候场,万物的表面看似正常,可谁也不知道危险正在暗处潜伏着—— “报告总部,我是绿心奇妙财产博物馆守护员103,我们的时光链被偷走了!”一位有着大眼睛和长鼻子的绿星人一边擦汗一边汇报着。“什么?!”对讲机的那头传来了轰鸣般的怒吼,“今天是谁值守?”103强作镇定,声音却在隐隐颤抖,“是我……但是刚才我有点憋得慌,您知道,人有三急……然后我就让路过的106帮我站岗,谁知道我回来的时候,106在守护亭里昏睡不醒,我当时就……就有点慌,呼叫了医务负责处就去内部,结果发现清洁员109和403也都昏过去了。”他喘了口气,“然后我看见2号主柜第一排空荡荡的,这才发现时光链被偷走了!”对面沉思了一下,道:“情节很严重,我们马上来人。对了,我还决定将你这个月的工资扣除一部分。”“为什么!”回应他的,只有“嘟”的一声。 总部的人很就赶快到了,总指挥员001一脸严肃地耷拉着那张老气横秋的脸,两边的随从紧紧跟着他,左边随从的绿脸上布满红血丝,在这有点冷的博物馆里显得格外惊悚,右边随从有着一张长方形的脸,甚至眼鼻嘴耳都是方形。后边还零零散散跟着二十个左右的绿星人。 “显然是个品性极为凶恶的人,”医务人员解释道,“这边显示三个人都服用过魂散草,身体素质强一点的大概一周左右能苏醒,差一点的……就自求多福吧。”“看他几个胖成这样了,哪还有救啊……”103默默嘀咕,附近的人都狠狠瞪了他一眼,医务人员不理会他,接着说,“因为这种草并不多,而且解药也更是少之又少,目前我们只发现了救星花能治疗它,并让服用了它的人在三天左右醒来。我们一定会召集绿星所有医务人员,全力以赴寻找救星花。”“好。可是,谁会让我们博物馆内部人员服用魂散草呢……”001摸了摸皱巴巴的下巴,两位贴身随从也立马摸着下巴。“不是我!真的!我……我发誓!我要是搞来了这种草,我就……我就饿死!或者穷死!”103结结巴巴地说。001从上到下地大量着103,两边随从立马效仿,103急的快要哭出来了,001这才开口,“103,由于你的严重过失,导致绿星奇妙财产博物馆的时光链被盗,若是未能寻回时光链,将被停职且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且永远不能在工作单位应聘!”“是……是!但是我上哪找去?”001挥了挥手,并呼喊搜查员。只见两个灵活的身影闪到众人面前,两人都戴着特制的眼镜,眼镜的上方漂浮着奇怪的数据。“报告总指挥,据我们所观察到的脚印来看,闯入者是个地星人,根据已逝的940先生独创的气息定位法,我们检测到这个地星人长期出没在木林区的山羊村。”103顿时傻了眼。001又“贴心”地问道:“你一个人会不会不太方便?”103一愣,随即疯狂点头。“好了别晃脑袋了,再晃脖子都断了……趴窗前偷听那两个!进来!”窗子在001背后,可001的后脑勺却好像长了眼睛似的,那两人只得哆哆嗦嗦地走进博物馆,“呀!是407和313吧。刚好,103,这下你有伴了。对了639,叫医务部准备好地星人变化水,能管多久来着?”“一到两天。”“好,今天晚上你们三个就可以前往地星,对了,我们会全程监督你们,防止你们遭遇不测。若是找回,升职加薪,若是没有找回……哼,你们知道。祝你们好运。”103和407不禁打了个哆嗦,只有313低着头,似乎在思索什么。 地星上。夕阳倚着绯红的晚霞,看似无暇的月藏在厚重的云层里。很快,浮动的金色渐渐暗淡,余晖悄悄地从指缝中溜走,没有声息。在一片昏暗中,一个男人穿过人群,走进了一条不易被发现的小巷。 天越来越暗了。三个看似正常的人莫名其妙地冒了出来,但好在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他们三个人中只有407来过地星,于是103和313都向407投去好气的目光,407感受到了他俩“崇拜”的目光,于是清了清嗓子,带有几分得意地说:“这是地星人啊,都要给自己取个名字,不是我们这种数字或字母代码,而是用字来组成的。每个来地星的人都要给自己取个名字。像我,叫做‘大史’,好听吧?我可思索了很久呢。”“……”103和313投之以鄙夷的目光。“你们也要取个名儿!”407边走边冲他俩吼着。“必须吗?那叫我‘小幺’好了。”103说。313愣了愣,“那我呢?”407考虑了一下,“你就叫‘扇扇’吧,很接地气。”“……” “我们是不是该找个地方休息?”313说。“好啊。等等……我们不是来度假的!只有不到两天啊各位!”103一脸悲痛,“我们一定要找……”“得了。”313打断了103的哀嚎,“我们……嘶,你们感受到了吗!我的思路一片紊乱。那人一定在使用时光链。”407连忙答:“我感受到了!就是那种脑花打结的感觉,我的天,太神奇了!” 103又惊恐又惊喜,“那我们快去找他!” 313从包里掏出一个指针盘,在他们的西北方向亮着一个红点 “这是宝物搜罗盘,我找我六叔要来的,他是名搜查员。”“那就赶紧出发!让我看看什么品种的地星人,敢偷我103的宝物。”103愤怒地喊着。“拜托,是绿星奇妙财产博物馆的,不是你103的。” 男人戴上手套,明目张胆地把手放进他人的包里,并取走了他们的钱,然后握住荷包里的时光链,闭上眼轻数三声,时光又开始流动。他跟没事人似的假装与周围人告辞,然后“满载而去”了。 “就是这里。”313停下脚步,其余两人也一同望着这幽深的小巷。这时,一个男人心事重重地从小巷里迈着大步走出来,随即消失在了夜幕中。103不满地撇了一眼那人,那人方才撞到了他的肩膀,疼得他呲牙咧嘴。 313低头看了看搜罗盘,正准备确定这胆大包天的小贼的具体位置,不料一愣,“红点不在这儿了!”“不见了?刚才都还……”103一顿,“是不是刚才那个臭小子?!还狠狠撞了我一下,疼死我了……”“追!”313一声令下。 三人一路狂跑,红点也越来越显眼。“就是他!”103大喊。那个男人听见一声巨吼,停下了脚步,转向他们三人。 “跟着我干什么?”男人顶着他们三人。103嗤笑了一声,“你就是个小偷!”313见状,狠狠掐了103一把。“嘶,你干什……”313瞪着103,无声地向他说:“隐藏身份。”103点了点头。 “我什么时候偷了东西?”那人又长又圆的脸抽搐了一下,最后挂上了不怀好意的笑容,下巴上的胡茬参差不齐,明明天很凉,光线很暗,可他却满面通红,脸上却泛着油光。 313冷静地道:“能谈谈吗?”“谈?好啊,不过得答应我一个条件。”“什么。”他没有回答,只是把手放进荷包里,摸到了那条神奇的链子,他闭上了眼睛,快速地默数了三个数。睁开眼时,只见眼前三人都一动不动,他冷笑了一声,随即准备上前去翻看三人的口袋。 除了几个老旧的路灯,周遭看不见一个人,漆黑的天空隐约透着一点深蓝,衬得那斜挂着的月更加无暇,柔和的月光混杂着灯光打在地面上,天地间的所有目光都凝聚在了他身上。他似乎感受到了这些愤恨的,同情的,无奈的,或是鄙夷的目光,于是他用那布满红血丝的眼球四处张望,他的眼里充满了消极与怨恨。 突然,那时光链变得滚烫,烫得像是要把他的衣服连同他一齐烧掉。他蜷缩在地上,忍受着身体与内心的双重煎熬。 刹那间,数百个绿星人凭空出现,103三人也不再静止。他们把这个男人围住。他的眼睛里的眼白全部变得通红。他猛地抽出时光链,并扔到旁边。001从人群中站出来,对着他怒吼:“说!你为什么要偷我们的东西?” 男人瘫在地上,恶狠狠地盯着001,用嘶哑的声音缓慢地道:“我凭什么要告诉你们?你们这群绿脸丑八怪。” 001向前迈了一大步,从包里掏出一个催眠秋,只见催眠球从001的手中跳出来,在男人眼前缓缓晃动着,十秒后,男人呆滞地坐在地上,而催眠球害羞似的跳回了001的包里。 “你为什么要偷时光链?”001一脸严肃。 “我没有钱,那些人所谓的有钱人总是看不起我。” “你在哪里找到的魂散草?” “我听人说山羊村第四大队里的无峰山山顶上长着两张神奇的草,一种叫嫦娥草,一种叫魂散草。嫦娥草能让人飞到想去的地方,魂散草能让人昏迷不醒甚至有生命危险。于是我就前去采了一些。” “你知不知道因为你,我们可能会丢掉饭碗!”407突然插嘴。 众人都瞪了407一眼,他只好悻悻闭嘴。 “不知道。”在催眠的作用下,男人诚实地答道。 “你是怎么让他们服用魂……”001还没问完,时光链突然着火了,男人见状,吓得不停往边上爬。001正准备上前去检查时光链的情况,却见时光链突然飞了起来,只听“嘭”的一声,时光链在众目睽睽之下变成了一团灰烬。103三人的心脏咯噔一下。只见那团灰烬缓慢地落下,在接触到地面时,歪歪扭扭地排成了一行字:宝贵的时光链不能容忍别有用心的人。 407默默向103和313吐槽:“还挺好看自恋啊这玩意。”103道:“可它的确挺宝贵的,因为它可能会害得咱仨喝西北风。” “时光链就这么没了?”“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自焚?”“太不可思议了吧!”众人七嘴八舌地讨论了起来。 “也好,”001说,“或许……这就是时光链的自尊吧,就像我们奇妙财产博物馆的其它东西一样,它们自尊心很强,却也都很强大,一旦被玷污,那么自我销毁才是最适合它的做法。” “那我们不会被开除了对吗?”103一脸幸福。001无奈地笑了笑,“当然不会被开除,但是你和407的工资必须扣,你在工作时间偷懒,407影响他人工作。我还是挺好奇这个地星人怎么让咱们的人服用魂散草的,但是这小子现在已经被吓得不省人事了,可惜啊。”103和407已经没有心情去好奇了,他们俩一脸生无可恋。001看着他们两个,忍俊不禁,“行了,从下月起,你们三个都可以升职。”“真的吗?”“千真万确。”“耶!” 001的随从给这个地星人喂了遗忘水,然后把他扔在了警局门口。到时候人们会以为他疯了还是傻了,我们也无从知晓了。 黑色渐渐褪去,月亮又把自己伪装起来。一点点光亮划破东方的天空,谁也不知道这片幕布似的黑夜背后发生了怎样惊心动魄的事,一切都如往日一样平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