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赛区 ×
联系组委会:010-81058152 联系网站:
  zwdsgw@163.com   随时欢迎您的来信咨询!
登录/注册

组别 班级 姓名 指导老师 赛区
高中组 0 郭奕林 李燕 山东
时间:2021-08-21 点击量:2831 推荐量:0 评论数:
				

追寻与邂逅

我站在群山之巅,大声呼喊着:喂,你在哪里。空谷回响,无人应答我的话语。低头远眺,一片片纯粹的绿藏在流岚雾霭之后,风过有痕,留下一道绿色的涟漪,忽隐忽现,忽明忽暗。在没有森林遮蔽的地方,露出连绵草色,你拥我挤,乱糟糟的长做一团草地。我闭上眼睛,在心中哀叹,我找不到你的踪迹,你在哪里?我听到泉水激石,泠泠的声音。寻声望去,只见一条发源于山顶的河流奔腾而下卷起千堆雪,化作无数稀碎的小流藏进草下藏进森林,流出,又汇成一体并做大江东去。一路上每每经过疏松的土地,这河都伸出水做的舌头,将石子土壤拉入河底,是它嵌入大地,融为一体。 我在寻找你——最细微的细微,但是这里没有一棵树、没有一株草也没有一滴水珠,只有由千万的你所构成的森林、河谷,你没入其中成为了森林的每一枝,河谷的每一条,你没入其中,遮蔽了自己的身影,舍弃了你的存在,组成了磅礴的伟大。我收回目光,垂眸暗想:山巅之高远,使我竭力远眺,也寻不到你。 我站在沧海之滨,大声呼喊:喂,你在哪里。海浪的翻腾,海鸥咿呀盖过了我的声音。卷起的浪花又潜入海底,汹涌的海面起伏不定,金灿灿的光芒在雪白的浪花上跳动着,如涌动的鎏金,日月之行皆出其中。这里只有一片广袤无垠的海,海洋即是这里的天空,也是这里的大地。几条银色的鱼抖擞,从海面之下一跃而起,在湛蓝的海天交接处划过银白色的痕迹又探入水底,水下等待它们的是一整个鱼群。 我找不到你的踪迹,在此处,天空与大地并无差异,都是无边的蓝与连绵的白相互交映。你在哪里,在天空或者大地?我呼唤你,寻找你,海天一色,这里的分界线模糊得暧昧不清,正如这里的鱼群与鱼的关系一样,不同又相同,混成囫囵的一团银白色。千万的浪花无尽的你汇成奔腾的浪头,呼啸着、低吟着,但这里没有哪滴分明的水,只有无边无际的水与浪涛,哪个都是你,无处不有你,但你所组成的庞然大物的价值与肚量,远远超出了你。我收回目光,垂眸暗想:沧海之广阔,使我竭力远眺,也寻不到你。 我站在人群之中,大声呼喊:喂,你在哪里。行人或为我驻足,或低头继续保持自己的足迹。高楼大厦上覆盖着反光的玻璃,人们在交错的十字路口中,在变化的红绿灯与汽车尾灯中,寻找自己的方向。而我站在其中,并无一点差异。每一个人都是那么的相像,他们穿着各色的衣服,却又大同小异。披散在肩上的头发,修理得整整齐齐的短发,已经露出头皮的“地中海”;打着领带的正装,系好扣子的校服,随意套上的满是皱褶的旧裙子;尖头皮制的黑色高跟鞋,粘着油漆污渍的脏布鞋,鲜艳的限量运动鞋。人们各不相同,大同小异,混入了人群之中,无论是谁都变成了“人群”中的一个部分,正如同蚂蚁所倚叠成的社会。 每个人的脚步声混在一起,聚成无序的规律,组成城市的心脏跳动的频率;每个人的言行交织在一起,揉成杂乱的秩序,作为啮合的齿轮,共同组成人类社会巨大的机器。我也在其中,我也是一串心率,一组齿轮,在城市中、在人群中寻找自己存在的意义。我也是一颗微尘,飘过山巅,越过沧海,最终驻足于我属于的城市。在此处之外,我的意义微不足道,但在这里在我所构成的伟大的整体里,我不可缺少,我拥有了更深层的意义——像森林里的枝丫,海洋中的浪花,我们在辽原上找到了微尘的一席之地。 我大声呼喊,但此时已不需要有人回应我的声音。高楼上的玻璃将光线反射到我的脚底,我扭头望去,我在玻璃上看到了熟悉的身影——我找了你。我对着自己在玻璃上的样子,说到,我找到了你。 在离开山巅时,我捧走了一把泥土;在离开海滨时,我带走了一捧浪花;在喧嚣的人群里,我找到了我自己。这里没有个体,只有整体,我带不走高山、海洋和人群,但我手中已握住了它们,它们静静在我掌心。我握住了自己,从此,此间也在我的掌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