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赛区 ×
联系组委会:010-81058152 联系网站:
  zwdsgw@163.com   随时欢迎您的来信咨询!
登录/注册

组别 班级 姓名 指导老师 赛区
初中组 0 宇佚天宏 赵津津 山东
时间:2021-08-24 点击量:3869 推荐量:0 评论数:
				

关于时光的想象

从此,世人皆知伯玉。我,亦然。 ——题记 你坐在我面前,沉思般微闭着双眼,搭在膝上的手有些颤抖,紧蹙的眉勾起皱纹。 我怜惜地看着,一遍遍想象自己能把它抚平。 又想起那稚嫩清澈的声音,我努力把现今你高大的样子与之融合。又端详了你许久,男孩的样子逐渐被勾勒得清晰起来。 我满足地笑了。 咯吱咯吱咯吱…… 声音停了。 阿爷,你做好没? 你再次急切地问。 我知道你不是不耐烦,那急切是日复一日积起的好奇。 阿爷缓慢地收拾我身边的东西,发出窸窣的声音 。 好琴哪能做那么快,等它晾好再上遍漆,再把弦上上就好了。 带着一丝笑意的声音回答。 一双温热的小手放到我身上,轻柔地抚摸起来。一股干净的味道扑面而来。 阿爷,等琴做好,我就可以弹了? 还是那稚嫩的声音。你好像又靠近了一些,那干净的味道又浓了一点。 那当然,肯定是你先弹,这琴不就是给你做的嘛! 阿爷声音里的笑意也浓了一点。 小手在我身上慢慢地划动,我回应般地战栗起来…… 我被抓在一双结满硬茧的大手里,粗犷豪放的歌声响彻草原,强烈的膻味熏的我很难受。 你在哪里?我的心悬起来,这里再也没有一丝你的味道。 我看着四周,想确定你的方向,但辽阔的草原看起来都一模一样。我辨认了半天,觉得有个地方的一株草依稀见过。 我盯着哪儿,想找出更多见过的事物来证明。身下的马却开始相反方向奔跑。 我觉得我正离你越来越远…… 眼前是黑黑的一片,我不知在这待了多久。也许只有一天,也许已有很多年。在我记忆里,这黑暗就没被打破过。 灰尘四处弥漫,我身上也落了厚厚一层。 是谁把我放在这的呢?我迟缓的想。 又想起那双小手,心中有些异样。我一定很久很久没有看见你了,竟已想不起你的味道。 我努力回忆着,是淡淡的青草味吗?是甜甜的果香味吗?是清清的茶味吗?好像每个都有点像,但又不全是。 我竟然忘记了你的味道! 异样又浓了些,是那种让人很不舒服的感觉,很别扭,像有小虫在啃噬我的身体。 喧嚣的街上,有人叫卖着,卖琴——卖琴——千金之琴—— 他身边的我有些恍惚,这说的是我吗? 看着涌来的人们,我突然有点害怕,他们都是那样的陌生。我又想起本应是第一次弹我的你,是我欠你一次,还是你欠我一次?我逼迫自己去回忆任何关于你的事情,可 忽然又闻到那熟悉的味道,是的,是这样的,我赶紧深吸几口,我不会再忘记。 那味道却越来越浓,我感到有些眩晕。快速地扫视人群,我的目光定住了,定在你身上。 你缓缓走到我面前,我痴迷地盯着你看。你向那人说了什么,人群骚动起来。 你已不再是个孩子,盯着你,我又有些恍惚。 你回身,我立刻紧张起来,心好似被狠狠地攥了一下。 不要走!我祈求,我呐喊,生怕你的背影就这样消失在我眼中。 你对着人群一揖,又开口说了什么。我只听到你明日要于宣德里弹奏我。你,要弹奏我?喜悦如潮水般涌来,那一瞬,世界没有了声音。 你让小童从那人手中接过我。 你的眉蹙的更紧了,我不由有些担心,可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和阿爷有关系吗? 你站起身,挥手叫小童拿过我。我有点失落,但和你将弹奏我相比,是不是亲自拿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你带头转入前厅,厅里早挤满了人。 我的目光没有一刻离开过你,生怕一个疏忽,你又这样舍我而去。 你从小童手中接过我,我又战栗起来,一丝笑容在我嘴角绽放。我闭上眼睛,唔,还是这样的温度,还是这样的轻柔。唯一的不同,就是你长大了。 我屏住呼吸,全心全意去感受你,你的温度,你的触碰。这一刻,世界不复存在,只有我和你—— “砰”